澳门太阳城


動態資訊

INFORMATION



數據發布

哈爾濱市工業產能過剩問題的分析與對策

2017-02-17

哈爾濱市作為東北老工業基地之一,20世紀50年代,是國家重點布局建設的機電工業基地。建國初期和“一五”時期“南廠北遷”16戶大中型企業落戶哈爾濱,前蘇聯援建的156項重點工程中有13項落在哈爾濱,新增了27個工業行業,全市迅速成為一個以機電工業為主體,以國有大中型企業為骨幹,門類比較齊全的工業基地。但改革開放後,由於計劃經濟製約嚴重,市場經濟發育相對遲緩,全市工業經濟發展總體實力不斷下降。近年來,全市工業增長再度陷入低位徘徊,下行壓力日益突出,長期積累的傳統優勢已嚴重流失。一些行業龍頭企業發展“步履維艱”,產能過剩問題較為突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去產能”列為2016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之首,“去產能”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關鍵之戰,也是實現全市工業經濟持續穩定增長的關鍵所在。本文從全市產能過剩的曆史沿革入手,結合全市工業經濟及產能利用情況,探索化解產能過剩的對策建議,供參考。 

  一、產能過剩的曆史沿革 

  產能過剩並不是新問題,自我國告別短缺經濟以後,已經出現過多次產能過剩現象。對於如何劃分產能過剩周期,目前並沒有統一的看法。從反映市場需求變化的工業品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工業經濟運行“晴雨表”的工業用電量、衡量工業企業盈利情況的工業利潤等指標的變化情況看,改革開放以來全市工業主要經曆了兩次較大幅度的產能過剩。 

  (一)1997年-2000年間發生第一次周期性產能過剩 

  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一些經濟大國的經濟開始蕭條,全市工業品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工業用電量、工業利潤等指標等均發生了明顯變化。工業品生產者出廠價格自改革開放以來連續18年上漲,1997年首次出現下降,並持續到2000年。1997年-1999年工業品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分別為99.6、96.8、97.8,連續3年走低。從最低點1999年情況看,調查的30個大類行業中24個下降,下降麵為80%;工業用電量增速為1978年-2000年最低點,期間全市工業用電量有6個年份下降,分別為1990年、1993年、1994年、1995年、1997年、1998年,分別下降1.2%、1.8%、0.4%、0.2%、3.7%、9.2%。1997年和1998年降幅大幅度高於其他4年;實現利潤總額為改革開放以來最低點,全市工業從1991年起出現全行業淨虧損局麵,直至2000年實現了全行業扭虧,1998年為淨虧損最為嚴重的一年,比1995年增虧3.6億元,比1991年增虧6.8億元。在37個大類行業中,淨虧損26個,占70%。 

  (二)2012年至今出現第二次周期性產能過剩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性金融危機發生後,我國出台了4萬億的一攬子的經濟刺激政策,加上地方的相關配套政策和資金,經濟刺激規模遠遠超過4萬億,生產能力迅速擴大。其後隨著國內投資需求的逐步減弱,加之金融危機爆發5年之後,歐美日發達經濟體經濟複蘇動力依然不足,新興經濟體麵臨通脹和增長回落的局麵,造成外需明顯收縮,產能過剩問題也越來越突出。2012年以來,工業品生產者出廠價格持續下降。2012年-2015年呈現連續三年下降局麵,2015年工業品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為95.4,創曆史新低;工業用電量增速明顯降低,由2010年的8.9%回落到2015年的0.3%。2012年-2015年工業用電量增速分別為-0.3%、0.3%、-0.8%、0.3%;規模以上工業實現利潤增速放緩,由2010年增長15.8%回落到2015年的7.2%。   

 (三)兩輪周期性產能過剩之間部分行業出現過短期產能過剩 

  例如:2001-2003年間全市鋼材出現嚴重產能過剩,每年鋼材產量不足1萬噸,甚至2002年僅為47噸。2007年前後全市水泥、鋼鐵、化工、造紙、釀酒等行業產能過剩較為嚴重,主要呈現設備老化、工藝落後、高能耗等特點,為此全市多次出台關於淘汰落後產能的相關政策及文件,推進淘汰落後產能。 

   二、產能過剩的主要表現 

  (一)以輕紡工業為主體的第一輪產能過剩 

  改革開放初期,全市生產能力特別是輕工業的生產能力非常薄弱,工業品總體上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隨著全市經濟的快速增長,各種產品的生產能力有了極大提高。以1995年為例,紡織原材料化學纖維、化工原材料燒堿和摩托車分別生產6.73萬噸、3.02萬噸和3.38萬輛,分別是1985年的1.8倍、2.1倍和34倍。之後伴隨著生產能力的不斷擴張,需求的不斷減弱,產能過剩問題逐漸顯現。 

   1、紡織、蓄電為代表的輕工業開工不足,產品積壓嚴重。1995年,全市部分輕工業行業出現了開工不足、產品庫存積壓等狀況,以紡織、家電等為代表的輕工業產能利用水平總體保持在較低水平,過剩現象開始顯現。根據1995年第三次工業普查結果,在256種主要工業產品中,全市有142種產品生產能力利用率在60%以下,占55.5%。如印染布生產能力利用率為9.5%,罐頭27.9%,麻袋19.6%,梭織麵料服裝13.5%,羽絨服裝14.3%,重革3.3%,牙膏13.8%,化學試劑22.3%,硫酸17.6%,組合音響2.6%,照像機6.9%,自行車0.58%。1996年-2002年輕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持續走低,1997年、1998年受亞洲危機影響降至最低點分別為96.2、95.6。 

  2、產能嚴重過剩導致企業效益惡化。自1997年開始,大麵積的產能過剩現象日益突出,並成為影響經濟運行的突出問題。1997年末,全市460種主要工業品生產能力有四成處於閑置狀態。產能過剩矛盾直接帶來了企業效益惡化,產品產量急劇下降,其中苧麻布及亞麻布產量由1995年的1764萬米下降至1999年的719萬米,年均降低25.2%。獨立核算工業企業的收入利潤率從1994年的-1.67%,下降到1998年的-2.30%,直到2000年才轉負為正。1999年,在37個工業行業大類中,共有27個行業的收入利潤率低於1% ,其中有23個行業收入利潤率為負值。 

  3、工業產品結構及行業結構發生顯著變化。從整體看,第一輪產能過剩具有明顯的結構性特征,這期間全市工業結構發生了顯著變化。過剩的產品主要是消費品和輕工產品,重化工產品和高端產品並不過剩,全市產業結構變化明顯。1978年,機械、食品、紡織、化工、冶金、建材和縫紉七大行業占全市工業總量的85.8%;1990年,機械、食品、紡織、化工、石油及煉焦、建材和冶金七大行業占比79.5%;2000年,機械、食品、醫藥、石油及煉焦、化工、電力和電子信息七大行業占比接近86%。從下圖可以看出,機械、食品作為全市兩大傳統優勢產業,一直處於行業序列的第一集群;紡織業整體萎縮;化工行業受產品結構影響,處於逐步下滑趨勢;冶金、建材、木材加工等傳統產業發展也漸趨式微。隨著原主導產業的衰退、接續產業的增長,1998年全市將“汽車、醫藥、食品和電子信息”確立為四個支柱產業,進行重點培育。2000年,四個支柱產業總產值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達到53.7%。 

  (二)以重化工業為主體的第二輪產能過剩 

  2001-2010年,全國投資類產品市場需求旺盛,同時借助國家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的支持,全市工業生產快速增長,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出口和內需全麵放緩,多種產品出現了嚴重產能過剩現象。2008年、2009年工業增速有所回落,2010年是“4萬億”投資的產能釋放高峰時期,工業增速迅速回升。隨著投資需求的回落,擴大投資規模帶來的產能過剩問題日益突出。 

  1、產能過剩涉及麵較廣。按照國際通行標準,產能利用率(實際產量與產能之比)超過90%為產能不足,79%-90%為正常水平,低於79%為產能過剩,低於75%為產能嚴重過剩。根據全市345戶企業參與的工業企業生產經營情況調查結果顯示:2015年第四季度全市工業企業主要產品生產能力利用率為70.8%,處於嚴重過剩區間,在調查的三十五個大類行業中,低於75%有21個行業,占60%。全市重工業產能過剩主要集中在有色金屬礦采選業(40%)、非金屬礦采選業(70%)、非金屬礦物製品業(65.85%)、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55.78%)、通用設備製造業(69.27%)等行業。 

  2、部分重工業行業生產形勢嚴峻。一是鋼鐵行業供大於求的矛盾十分突出。2015年全市生鐵、鋼材產量大幅下降,降幅分別為92.5%和92.2%,生鐵產能利用率僅為22%。作為全國最大的礦用鋼材生產企業西林鋼鐵集團阿城鋼鐵有限公司已於2014年破產。二是水泥行業處於半停產狀態。全市水泥企業集中度較高,屬於水泥產能過剩重災區。全市共計29家規模以上水泥企業,部分企業因市場飽和,被迫停產。2015年,全市水泥產量為870.3萬噸,同比下降19.0%,產能利用率為52.8%。全市規模較大的水泥企業亞泰集團哈爾濱水泥(阿城)有限公司,2016年一季度熟料生產實際完成29.27萬噸,產值0.6億元,產能利用率為65%,因市場形勢低迷,企業階段性生產,產能不能得到有效發揮,之所以出現這種局麵,與水泥行業的產業發展模式不無關係。這種發展模式正是以數量規模擴張性為特征的傳統式、低水平重複建設的產業模式,它使得企業運行質量不高,發展具有不可持續性。三是電力生產行業火力發電利用小時數屢創新低。受經濟增長放緩影響,社會用電量增長緩慢,再加上風電水電發電量增加擠占火力發電市場空間,導致火電發電利用小時不足,發電量計劃逐年下降,企業生產能力沒有得到正常發揮,產能過剩。2015年電力生產行業完成工業總產值同比下降3.4%,生產能力利用率為67.7%,比2013年低4.1個百分點,處於嚴重產能過剩階段。四是煤炭及煤化工行業企業生存困難。2013年以來,煤炭作為基礎能源,需求嚴重下降,價格持續低迷,產能過剩嚴重。全市中煤龍化哈爾濱礦業有限公司,2015年負債達到25.0億元,企業生存困難重重。煤化工行業也處於嚴重過剩狀態,2015年,中煤能源黑龍江煤化工有限公司和中煤龍化哈爾濱煤化工有限公司產能利用率分別為77%和74.2%,企業生產主要產品甲醇,由於前些年國內經濟增速快,行業需求量大、利潤高,成立多家甲醇廠,導致目前甲醇行業市場過剩。五是非金屬礦采選業銷售困難。受市場需求降低影響,房地產業近階段比較蕭條,市場需求量減少,影響建築業,從而使建材企業產能處於嚴重過剩狀態。如:哈爾濱市恒泰石材有限公司產能利用率為70% 。    

  

   3、工業生產增速明顯放緩。2015年,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實現增加值930.4億元,比2010年增加198.3億元,年均增長9.1%,低於“十一五”時期年均增速6.8個百分點。尤其是2014年以來,在經濟新常態和“三期疊加”的形勢下,生產增長明顯放緩,2014年和2015年增速分別為7.7%和2.9%,分別低於“十二五”前三年平均水平4.0和8.8個百分點。   

  4、重工業經濟效益整體明顯下滑。2015年,全市規模以上重工業完成總產值1917.2億元,同比下降7.6%,低於2010年增速26.2個百分點,低於規模以上工業平均水平3.6個百分點;實現增加值422.2億元,同比增長2.3%,低於2010年增速13.6個百分點,低於規模以上工業平均水平0.6個百分點;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877.5億元,同比下降8.6%,低於2010年增速21.9個百分點;資產總計3168.5億元,同比增長4%,低於2010年增速5.9個百分點;負債總計2248.9億元,同比增長5.0%,低於2010年增速4.9個百分點;資產負債率為71.0%,比2010年低1.3個百分點;重工業虧損企業戶數152戶,虧損麵22.9%,高於2010年3.9個百分點。                                                

  三、化解全市產能過剩的對策選擇 

  當前,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的局麵不會因經濟周期性變化短期得以化解,產能過剩行業的危機,其傳導和波及的產業鏈長,影響的就業人員多,所在行業大多數資本密集又以高杠杆率擴張,巨額負債難以償還,化解產能過剩是全市當前經濟工作所麵臨重要問題。 

  (一)積極穩妥處置“僵屍企業”,推進企業兼並重組 

  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積極穩妥化解產能過剩”列為今年的首要工作任務。要從根本上化解產能過剩的矛盾,妥善處置“僵屍企業”是關鍵環節。2015年1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清理處置僵屍企業,對不符合國家能耗、環保、質量、安全等標準和長期虧損的產能過剩行業企業實行關停並轉或剝離重組,對虧損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結構調整方向的企業采取資產重組、產權轉讓、關閉破產等方式予以“清除”,到2017年末實現經營性虧損企業虧損額顯著下降。在中央標準之上地方政府根據實際情況,細化了判斷僵屍企業的標準。其中,廣東省給出的量化標準最為清晰,可操作,資產負債率超過85%且連續虧損3年以上、或者生產經營困難造成停產半年以上或半停產1年以上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均認定為僵屍企業,且不論是否是國企。按此標準全市2015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符合以上條件的106戶,占7.8%。其中,負債大於資產且連續三年虧損的企業26戶,2015年完成工業增加值91.6億元,資產總額為295億元,負債402億元,資產負債率為136.3 %。106戶企業共吸納就業人員1.9萬人,主要分布在:農副食品加工業24戶,非金屬礦物製品業15戶、木材加工業10戶、通用設備製造業9戶、 汽車製造業6戶、電力熱力的生產和供應業6戶、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業5戶等幾大行業。國務院提出對僵屍企業的處置方法主要是兼並重組和破產兩類,實際上兼並重組往往遭受並購和被並購方兩方壓力難以進行,破產清算則由於程序複雜冗長困難重重。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出台清理“僵屍企業”的相關扶持政策,並安排1000億元專項補資金,全市應抓住這次機遇,積極穩妥多兼並重組、少破產清算、分類有序、循序漸進處置。 

  1、明確標準、科學評判。基於國務院僵屍企業標準,參照其他地區相關研究成果,結合全市僵屍企業的實際情況,實行原則性標準加可操作性標準,特別是財務指標的判別標準,從資產負債情況、停產情況、虧損情況、獲取銀行貸款情況等全麵科學評判僵屍企業。 

  2、突出重點、分類化解。按照“企業主體、政府推動、市場引導”的原則,一是結合產業結構優化升級“騰籠換鳥”,加快一批有條件的僵屍企業轉型升級。二是企業雖然資不抵債,但產品有發展潛力的僵屍企業,要通過產權、債務重組等途徑,激發企業活力。三是對經營困難、喪失競爭力的企業,加快破產,騰出土地、資金、人力等要素發展其他產業。四是結合國家加快化解過剩產能的部署,加快淘汰產能落後的僵屍企業。 

  3、積極發揮財稅政策作用。在幫扶解決僵屍企業問題的過程中,積極發揮財稅政策作用。降低困難企業的稅收負擔,暫緩或減免困難企業五險一金費用,暫停或減免困難企業需繳納的其他稅費,允許困難企業擴大失業保險金支付範圍,對困難企業員工分流培訓給予補貼,將政府投資轉為企業資本金。 

  4、提高金融機構參與的積極性。一方麵,通過“債轉股”支持金融機構參與並購重組。提倡和允許金融機構牽頭銀團貸款參與企業並購重組,實現並購重組後企業對金融機構的負債轉為銀行對企業持股,減輕不良貸款帶給銀行的經營壓力。另一方麵,支持金融機構做好呆賬核銷和抵債資產處置,完善不良資產批量轉讓,通過既有或新設的資產管理公司幫助銀行剝離產能過剩企業帶來的不良資產,將不良資產打包管理,再通過之後有序的證券化逐步化解金融風險。 

  5、妥善做好職工安置,保障社會穩定。在人員資金安置上,從“去產能”的財政專項資金中劃出固定比例予以定向安排,配合國有企業改革,將從債務重組中退出的國有資本充實到社保資金賬戶中來,穩定和適度增加失業人員的社保資金供給;在安置渠道上,可采取享受政策分流、政府支持安置、技術改造安置、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安置、延伸產業鏈和發展新型產業安置、發展混合所有製經濟等方式;在安置人員保障措施上,要依法維護職工合法權益,進一步放寬職工內部退養的年齡界限,鼓勵社會企業安置去產能過程中產生的富餘人員,免費提供再就業職業技能培訓,建立援助機製。 

  (二)大力發展民營經濟,促進經濟轉型升級 

  2015年全國500強民營企業中我省隻有3家,其中全市2家,而浙江一省就有超過百家民營企業名列500強之列。從目前全市情況看,發展民營經濟是全市促進經濟轉型升級、化解產能過剩的重要手段。近期國家發改委下發的《關於推進東北地區民營經濟發展改革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要保障民營企業平等獲得生產要素,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提升核心競爭力。如果全市能切實落實好各項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加之民營企業自主創新、主動作為、勇於擔當,就可以為化解落後產能提供動力支持。 

  (三)以食品工業為突破口,改造提升傳統產能 

   國務院於4月26日出台了《關於全麵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幹意見》,全市應切實落實好相關政策,改造升級傳統產能。充分利用市場、能源、資源、環境等倒逼機製,推進食品工業兼並重組、嫁接改造,千方百計把食品工業等傳統優勢產業做大做強,著力拉長產業鏈、做深精加工、提升附加值、提高科技含量,形成上、中、下遊產業銜接配套的產業發展新格局。在食品工業中,產值居前三位的行業分別是:穀物研磨業占33.6%、植物油加工業23.2%、屠宰及肉類加工業8.9%。這三個行業是全市傳統優勢行業,發展的潛力較大。 

  1、提高大豆蛋白等高附加值產品比重,促進大豆加工業縱深化。全市大豆加工企業具有相當雄厚的實力,九三糧油集團、益海嘉裏(哈爾濱)糧油公司等大型企業產品遍布全國,但目前全市油脂加工行業產能過剩,產業鏈短,蛋白加工深加工產品明顯不足。2015年規模以上工業植物油加工業15 戶,完成工業總產值346.8億元,擁有資產276.2億元。建議以九三油脂,龍江福等非轉基因大豆油脂加工企業為龍頭,在收儲、采購、物流、品牌宣傳、研發等方麵進行扶持,提高深加工度,使其具備低溫浸油、大豆分離蛋白、大豆功能蛋白、卵磷脂提取技術實力,打造深加工項目,拉長產業鏈,促進高附加值大豆蛋白企業聚集。 

  

    2、推進企業兼並重組,提高穀物研磨核心競爭力。全市穀物研磨業,多數企業規模小,經營分散,品牌散雜,形成帶動區域力仍然較低,2015年規模以上工業穀物研磨業 246戶,完成工業總產值513.5億元,擁有資產210.6億元,鼓勵和引導大型企業兼並重組促進資源向優勢企業集聚打造品牌優勢。 

  3、拉長產業鏈,提高屠宰及肉類加工業深加工水平。屠宰及肉類加工業是全市食品工業優勢產業之一。國家食品工業十二五規劃中,將東北納入重點建設的四大生豬屠宰加工業基地(其他三個地區是華東、華北和西南),東北還被列入兩大肉牛屠宰及肉類加工基地。2015年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屠宰及肉類加工企業31戶,完成工業總產值90.9億元,擁有資產61億元。建議通過政策引導淘汰落後產能,協調中小企業之間兼並整合,同時引進和組建副產品專業加工企業,延伸畜禽屠宰加工企業分工合作,拉長產業鏈,支持擴大冷鏈加工、小包裝部位加工和半成品加工等,使企業深加工水平和產品質量不斷提高。 

  (四)借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造和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 

  去產能,既要做減法又要做加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提到產能過剩問題時,明確指出是“結構性產能過剩”。因此,“去產能”一方麵是部分重複投資,供大於求;另一方麵是科技含量低,高汙染、高能耗的低端產業。而在結構性產能過剩的同時,全市在創新發展中仍有巨大的潛力可挖掘,2014年,全市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為1.84%,低於全國2.05%的平均水平 0.21個百分點,全市做為東北老工業基地,基礎好、底子厚,通過科技創新、促進傳統產業的升級換代,打造和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尤為重要。從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R&D經費支出情況看,R&D經費支出主要集中在通用設備製造業、鐵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設備製造業兩大行業及軍工領域,占規模以上工業的68%。要依托軍品和民品兩方麵科技創新優勢,通過以下幾方麵途徑,以國防安全和市場需求為導向,開拓發展民、軍兩用高端裝備製造業,推動全市裝備製造業向中高端發展。 

   1、做大做強燃氣輪機生產基地。目前,火力發電裝備製造處於供大於求得局麵,而水電、第三代核電和燃氣輪機發展前景比較可觀。燃氣輪機是世界高端製造業代表之一,主要應用於艦船、飛機、坦克動力,現已在發電、輸油輸氣增壓、海上采油平台和機車動力得到應用。目前,高性價比的燃氣輪機在國際、國內市場供不應求。 依托全市作為國內唯一的工業和船舶燃氣輪機全體係研發製造基地優勢,堅持國防安全和市場需求導向,“海(艦船)”、“陸(發電)”、“空(飛機)”依次遞進,輕型和重型相輔相成並進。實行引進創新與自主創新相結合,突破核心技術,大力發展燃機輪機核心部件。 

   2、整合資源,推進航空產業基地的發展。航空產業是高投入、高附加值、高風險的戰略性高技術產業,具有產業鏈長、輻射麵寬、連帶效應強的特點。2015年全市航空產業企業有9戶,完成工業總產值135.9億元,比上年增長6.7%,從業人員1.5萬人,關聯企業近30戶,由於關聯企業分別隸屬於不同集團,難以形成整體競爭力和完整的產業鏈,全市大部分企業參與配套的能力較弱,為主機廠的年配套額不足20%。整合全市企業和大學、科研院所資源,推進航空產業基地的發展。 

  3、建立高技術船舶設備和海工裝備製造企業集團。隨著國家海洋戰略的實施,船舶配套產業和海工裝備呈現良好發展勢頭,高新技術船舶裝備需求日益增大。在發展高技術船舶裝備上,全市具有研究開發的科技優勢,在某些領域處於國內領先水平。依托哈工程“三海一核”的研發優勢,做實中輕型及特種型號船舶設計、雙燃料發動機控製和液化天然氣動力總成、導航設備與係統、海洋智能潛水器和動力定位四個板塊,按照研發設計和銷售以集團為主、生產和加工以國內合作為主的模式進行產業布局。 

  4、積極開發全地形雙節履帶車等領域。全市修車、造車曆史悠久、經驗豐富,基本具備發展高性能、特專型車輛的工業基礎。統籌國內、國際市場需求,重點研發、生產全地形雙節履帶車。我國幅員遼闊,自然災害常有發生,國家安全、工程施工、搶險救災均需這種在惡劣路麵機動性和通用性極強的車輛。全市哈一機公司通過引進創新已生產出5噸、30噸全地形雙節履帶車,目前已完成整車定型試驗。按照“軍民兩用,係列生產”的思路,爭取進入製式裝備市場。通過解決發動機、履帶、全自動裝置的國產化問題,將數字技術融入設計、生產過程,提高自主能力,確保整車質量和壽命。 

  5、推進機器人產業基地發展。目前國家發布了《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發展目標:經過五年的努力,形成較為完善的機器人產業體係,技術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能力明顯增強,產品性能和質量達到國際同類水平,關鍵零部件取得重大突破,基本滿足市場需求。建議全市圍繞哈工大機器人產業集團,整合資源,引進上下遊產業鏈企業,形成機器人專業配套園區。應用領域從汽車產業向航空、海工、塑料、食品、醫藥產業轉移,產品開發由工業機器人向服務機器人轉移。以服務機器人、醫用機器人和用於特殊環境的機器人為研發重點。集中力量突破工藝、材料量大障礙,盡快實現國產化、產業化。並向標準化、模塊化邁進。

上一篇:

下一篇:

中低速增長成為近期哈爾濱市汽車消費市場常態
緊抓發展機遇 壯大黑河旅遊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