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关于太阳城

ABOUT US



公司動態

一起探討中外谘詢公司的那些事!找尋中國調研谘詢企業的機會

2017-02-17

《中國谘詢行業研究報告》顯示,1995年全球管理谘詢業年收入已超過500億美元。其中美國管理谘詢業的收入為260億美元,西歐國家管理谘詢業的收入為160億美元。世界各國谘詢業的產值平均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1%,發達國家一般占到2%-3%。

而在2000年,中國谘詢業的營業額卻隻有近100億元,谘詢業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僅有0.11%,而且這100億元中還包括移民、留學服務和部分廣告設計方麵的收入,真正麵對企業的戰略、管理谘詢的營業額不超過10個億,大概隻能占國內生產總值的萬分之一。

2012年中國前50大管理谘詢機構的業務收入總額為29億元,僅相當於埃森哲公司2011財政年度淨收入的1.8%。同年該50大機構擁有從業人員總數為9340人,不到埃森哲公司雇員數量的4%。

    本文是一起調研網小編結合騰訊財經及新金融觀察資訊,進行整理匯總,所有觀點不代表一起調研網立場,僅供中國本土市場調研谘詢服務機構參考,共同加強推進本土谘詢企業發展。在中國谘詢市場上,內外資之間的實力對比不平衡,國內企業處於落後狀態,是業內的共識,而這種實力之間的對比差異,有著深刻的曆史原因。

以波士頓谘詢(BCG)為例,作為首家在中國內地獲準合資經營的國際谘詢公司,BCG已經為中國企業服務30年。在此期間,其對中國的商業環境和市場動態有了深刻的了解,並且積累了與許多本土和跨國公司合作的豐富經驗,工作涵蓋了極其廣泛的行業和主題。

早在改革開放剛剛開始不久的1979年,波士頓谘詢就已經初訪中國,並開始為在中國投資的外資企業提供服務,1993年,其成為第一家獲得中國執照的國際谘詢公司。

與此相對,中國的谘詢行業也就是20年左右的曆史,與外資企業比較,差距很大。資深企業營銷策劃專家毛小民介紹,“谘詢行業現在還沒有形成中國自己的體係和方法論,大的機構也很多是把國外的理論引進來換個名字而已,還沒有形成係統的中國式理論。”

        在全球範圍內,放眼望去,谘詢公司領域幾乎就是美國企業一統天下,麥肯錫管理谘詢公司、埃森哲管理谘詢公司、畢博管理谘詢公司等業內大佬都是美國企業。無論是歐洲谘詢企業還是日本谘詢公司,都缺乏與美國谘詢企業相抗衡的力量,中國市場的本土谘詢公司同樣如此。

對於谘詢公司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和君集團董事長王明夫曾經表示,美國企業的全球化擴張進而強大,實際上是美國發達的投資銀行業和谘詢業(包括腦庫等智業)策動的。中國企業的全球化成長,如果沒有發達的中國本土谘詢業和投行業支持,轉而去尋求外國谘詢企業服務,那即便不是與虎謀皮,也是借別人的隊伍打自己的硬仗,結果堪憂,不知要吃多少暗虧,受多少屈辱。

當國企與外資谘詢公司之間的關係變得微妙之時,國內谘詢公司同樣在經曆著變化和陣痛。中國國企與外資谘詢公司的合作,在業內早已是尋常事件,這背後,中外谘詢機構之間的實力對比不平衡是重要的因素。

“外資機構在管理經驗、對海外市場的了解以及數據掌握上都比國內企業有很大優勢,這也是很多國內企業選擇我們的重要原因。”外資谘詢公司內部人員曾表明:“比如說某種項目,隻要企業找來,我們就可以拿出之前在該領域的成功案例,而國內谘詢企業一般很難做到。”

“外資谘詢公司擁有數十年的品牌、數據庫、知識管理、工具方法、人才和客戶積累,這是它們的優勢所在,也是它們占據國內高端谘詢市場的主要原因;本土谘詢公司還處在行業發展早期,小散亂弱現象明顯。”許地長並不諱言中外企業之間的差距,“在專業能力、職業風範、收費水平上的確存在很大差距,需要我們以恭敬之心向優秀的外資谘詢公司學習。”

在谘詢行業內部,一個簡單的共識是,中國企業處於絕對的劣勢,遺憾的是,具體比例如何,沒有人做過精確的計算。

而外資企業的發展則在快馬加鞭,在過去5年內,僅波士頓谘詢就在大中華區與200多家客戶進行了1000多個項目,並且其客戶包括絕大多數世界頂級公司和許多本土的領先企業。

毛小民介紹,“整體谘詢機構能力不強,門檻太低,從業人員素質存在問題。”是國內谘詢行業在市場上處於被動的一個重要原因。

有業內人士認為,中國谘詢公司的問題之一,就是谘詢機構為了節省人力成本會大量雇用那些才畢業的學生,經過自己的簡單訓練就派往企業擔任顧問,這些人照本宣科都是大師級,一遇到具體問題就歇菜,而企業一看谘詢機構派些“繡花枕頭”,就會認為上當而不願支付高額費用導致惡性循環。“充滿了潛力和激情,PPT做得非常棒,但是缺乏實踐經驗。”

“我曾看過國外一些谘詢機構的資料,它們的顧問收費一個小時就可以達到幾萬美元,但是他們的顧問都必須具備長期的企業工作經驗,甚至具有長期的高管經曆,年齡都要在40歲以上。我想這些都是需要中國的谘詢機構認真對照和反思的。”毛小民介紹。“如果將谘詢比作替企業診脈,很多時候一個學曆不高的老醫生可能比剛畢業的博士要更會看病。”

另一方麵,國內谘詢公司在管理谘詢和信息谘詢方麵還是處於分離狀態,相比管理谘詢,信息谘詢更重要,國際公司采用的是谘詢開路,信息化落地,全部打通產業鏈條,同樣值得國內企業學習。

麵對外資谘詢機構,國內企業多數處於弱勢地位,這是整個行業的發展曆史決定的。

“中國谘詢行業目前也就是十幾二十年的曆史,從管理到技術水平都比較薄弱,國內谘詢企業還是比外國谘詢企業差一些。如果說外國企業處於成熟階段,那麽國內企業隻能說是發展階段。”仲大軍認為。

世界知名谘詢公司一般多有半個世紀以上的發展背景。1926年,James O’McKinsey創立的麥肯錫至今已經近90年曆史,現在麥肯錫公司已經成為全球最著名的管理谘詢公司,在全球44個國家和地區開設了84家分公司和辦事處。擁有9000多名谘詢人員,分別來自78個國家。

谘詢業的發展是社會進步的需要,這一點從發達國家的市場經濟與谘詢業相得益彰的發展曆程可見一斑。發達國家的現代經濟大約在20世紀40年代基本成熟,谘詢業正是在這一時期開始起步,到60年代基本規範成型。隨著市場經濟成熟度的不斷提高,這一產業得到了飛速發展。特別是80年代後期以來,在歐美主要經濟發達國家,管理谘詢業曾一度以每年20%-30%的速度增長,沒有哪一個行業的發展速度可與之相比,日益顯著的影響滲透到了政治經濟生活的許多領域。

從廣義上來說,中國谘詢行業有體製內外兩種,大學裏麵的科研機構、政府下麵的科研院所都可以提供谘詢服務,另一種則是來自民間在市場上常見的谘詢公司,這兩者之間目前的差別甚至要比中外谘詢機構的差別更大。

“幾乎每個大學研究機構都在從事類似谘詢的事情,隻是很少用谘詢這個字眼,而更多的是用智庫這個名字。”仲大軍介紹。在中國谘詢領域內,體製內機構提供了最早的谘詢服務,與民間的“點子公司”一起構成了中國最初的谘詢服務陣列,雙方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

從市場角度講,依靠大學和科研機構、社科院等孵化的谘詢機構,更多的是麵向政府機關提供服務,“主要是研究宏觀方麵,給政府提交研究報告就可以完事。”而民間谘詢公司則要走得更遠,更接地氣。

“中國最早的谘詢機構是不分行業的,什麽領域和產業的活兒都敢接,但是現在情況正在逐漸變化,追求專業化道路。”毛小民介紹。“谘詢機構還是比較浮躁。所謂的谘詢機構幹的不是谘詢的活兒,廣告代理、產品設計都是依著谘詢的名義。”

中國谘詢業從1992年之後開始正式出現,有專家將中國谘詢產業發展分為三個階段,與整個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階段吻合。一般來說,第一階段屬於傳統的銷售為導向、產品為導向的谘詢機構,現在,這些從業者麵臨的是轉型或者被淘汰的命運。第二階段,則是商業模式、營銷模式轉變的過程,管理谘詢開始逐漸得到重視和發展。

中國谘詢機構的成長和成熟,離不開行業自身努力和整個市場經濟的發展。“早先的時候,中國公司很難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所以去尋找外資谘詢機構,這也是外資機構能夠長驅直入的原因。”

事實上,在與國際巨頭的同場競技中,中國谘詢公司的實力正在逐漸顯露出來。

國內部某大型能源企業同時聘請某外資谘詢公司與和君谘詢做項目,兩個戰略課題的研究,雙方各選其一,同時進場、同時匯報,項目結束後,客戶評價是中國公司在思路、方法和操作實施上都給出了務實的舉措,集團近幾年每年花費數億元做谘詢,這是見到的最好的戰略研究報告。而該外資機構則被評價為得出的觀點放在任何同行業企業都適用。

“外資有強大的數據庫支持,模板係統非常完善,而中國企業缺乏這方麵的資料,需要大量的訪談和調查,針對具體客戶需要仔細研究,實操性更強。”

中國谘詢市場目前正處於成長期,無論是國內企業還是外資企業,市場空間足夠巨大。而互聯網產業的快速崛起和中國企業對谘詢需求的增長,為追趕提供了可能。

“現在是中國谘詢行業發展的第三階段。電子商務的出現,谘詢機構開始更多地為電子商務服務,某種程度上會顛覆傳統谘詢行業的模式。”毛小民認為。

與此同時,中國商業社會有著最豐富最充滿活力的管理實踐,這是產生管理思想的真正富礦。通過管理谘詢沉潛到這個富礦的縱深處去,是產生真正大師級管理學家和本土原生態商學思想的最可能途徑。對中國商業和社會環境的係統和深刻理解;對企業和企業家真實需求的識別和把握以及解決現實問題的能力;綜合服務能力等被認為是中國谘詢公司天平上的重要砝碼。

許地長同樣認為,隨著市場的發展,中國谘詢行業的機會正在出現。“外資谘詢機構的知識和經驗積累是建立在工業文明時代的基礎之上,隨著移動互聯和大數據等技術創新為代表的新經濟時代到來,我們過去形成的認識和方法論、掌握的知識和思想都受到了很大的衝擊、挑戰甚至顛覆。在新商業新模式新知識方麵,我們和外資谘詢公司的起步是在同一起跑線上的,甚至是領先一步。比如,在傳統企業的戰略轉型領域,我們的研究和實踐可以說是代表了行業第一流水準。”

麵對國際谘詢巨頭的龐大身軀,快速發展的中國市場上,國內公司正努力通過各種方式縮短雙方的差距,在市場上尋找自己的位置。電子商務的發展,為中國企業提供了彎道超車的機會,對傳統谘詢服務模式會提出很大的挑戰。

“無論互聯網再普及和企業的學習能力再強,作為一個行業,它的發展必然是快速的,商業環境和經濟形勢變化越快,谘詢的需求便越強烈,這是中國谘詢行業的最大機遇。”

與此同時,得到政府的支持也是谘詢行業發展的重要動力。資料顯示,德國對中小企業的軟科學研究和谘詢費用根據其年銷售額補貼25%-75%;法國對企業實行“技術谘詢補貼”,其數額相當於企業谘詢費用的50%。在英國,政府更是直接支持谘詢業的發展。谘詢市場1∕3的業務來自政府,政府是谘詢業的最大雇主。

“如果能夠得到政府支持和社會資本的不斷關注,中國本土的谘詢行業將麵臨一個發展期。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軌跡與美國有很多相似之處,大市場孕育大機會,大機會催生大公司,谘詢公司將伴隨企業成長而成長,未來20年將可能出現世界級的中國谘詢公司。”許地長判斷。

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在5月16日發布《關於進行信息類協議供貨強製節能產品補充招標的通知》,對入圍中央機關采購範圍內的信息類產品提出新的采購要求,其中要求所有計算機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dows 8操作係統。而據外媒稱,接下來審查將集中於通信、金融、能源以及政府認為涉及國家安全或“公共利益”的任何行業。

“一個美國谘詢師不會像一個中國谘詢師那樣為中國產業的利益著急和揪心。一支特別能戰鬥的谘詢師‘中國隊’的崛起,是時代的需要和召喚,也需要國內管理谘詢行業的共同努力。”有國內谘詢從業人士表示。

無論是否禁止國企雇用外國谘詢公司,現在和未來相當長的時間裏,對於管理谘詢行業而言,都是春天。而且,長期以來中國谘詢行業“市場需求旺盛,有效供給不足”的基本情況不會改變。

“在能源、金融等領域,雇用外國谘詢公司確實存在泄密的可能,但是泄密問題與谘詢公司是否外資關係不是很大,國內公司應該更多地考慮如何壯大自己的能力。”劉文斌認為。

“我們的差距在逐步縮小,尤其是在企業戰略命題的思考上,我們可能更有高度和水準。”許地長介紹。“從一個現象可見一斑,以前我們在競標的時候經常是與國內的競爭對手PK,現在我們很多時候是和麥肯錫、波士頓谘詢、羅蘭貝格等頂級外資谘詢機構PK,而且成功率越來越高。”
      
     本文是由一起調研網小編結合騰訊財經及新金融觀察資訊,進行整理匯編而成,所有觀點不代表一起調研網立場,僅供中國本土市場調研谘詢服務機構參考,共同加強推進本土谘詢企業發展。

上一篇:

下一篇:

【市場調研谘詢行業的機會】總書記發話要加強智庫建設!
大連格羅貝斯市場調研公司—醫療改革